语言设置 | Language Settings
默认语言:简体中文 | Default Language: Simplified Chinese

语言切换: 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英文,登录 >> 用户控制面板 >> 面板偏好 >> 我的语言
To switch between English/Simplified Chinese/Traditional Chinese, Login >> User Control Panel >> Board preference >> My language

什麼是群體免疫力,它會減緩冠狀病毒COVID-19在世界範圍內的傳播嗎?

最新更新
回复
Kinsley
帖子: 11
注册时间: 2020 3月 04 周三, 5:58 pm

什麼是群體免疫力,它會減緩冠狀病毒COVID-19在世界範圍內的傳播嗎?

帖子 Kinsley » 2020 3月 19 周四, 7:25 am

图片
圖片:包括英國和荷蘭在內的一些國家已經討論了群體免疫以對抗冠狀病毒的問題。

隨著冠狀病毒大流行的繼續惡化,一些政府已經開始討論如何使用“群體免疫”來阻止病毒的發展。

英國首席科學顧問帕特里克·瓦朗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3月13日表示,英國需要做的“關鍵一件事”是“增強某種群體免疫力,使更多的人對這種疾病免疫,並減少傳播。”

瑞典已停止透露其感染率,僅對醫院工作人員和高危人群提供檢查。
該國首席流行病學家安德斯•特格內爾(Anders Tegnell)說:“我們現在的主要目的是盡可能地減慢感染的傳播速度,並在社會中建立某種免疫力。”
荷蘭總理馬克·魯特(Mark Rutte)說,大規模封鎖該國可能行不通。

他說,荷蘭正在考慮“控制分發” COVID-19“在風險最小的群體中”。

但是,並非所有人都對此方法感到滿意,英國和澳大利亞有些科學家將其描述為危險的鬧劇。

群體免疫可以阻止爆發

群體免疫性意味著大部分人口都感染了某種疾病,但許多人康復後又對這種疾病免疫。

由於病毒感染的存活宿主較少,因此爆發最終消退。

與極端隔離措施,測試和追踪潛在病例以及開發疫苗一樣,它被視為抵抗疫情的主要方法之一。

歷史學家認為,在1918年中期,第二波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是最具破壞性的,因為在第一波流行中很少有人對此免疫。

图片
圖片:幾年來,西班牙爆發了几次流感。

英國首席科學顧問表示,如果冠狀病毒消失但隨後重新出現,則群體免疫可以防止類似情況。

帕特里克爵士說,百分之六十的英國人,或至少三千六百萬人,需要捕捉到(被感染)COVID-19才能正常工作。



儘管受到了科學家的強烈抗議,英國政府最終還是被迫放棄了這些評論。

衛生部長馬特·漢考克說:“免疫豁免不是我們的目標或政策,它是一個科學概念。我們的政策是保護生命並戰勝這種病毒。”

群體免疫能對冠狀病毒起作用嗎?

科學家們很快指出,尚不知道倖存於COVID-19的人是否會對此產生抵抗力。

日本當局在3月16日表示,從這種疾病中康復的一名男子在幾週後再次檢測出COVID-19呈陽性。

图片
圖片:據日本當局稱,在鑽石公主號隔離期間從冠狀病毒中恢復過來的一名男子在兩週後再次檢測出陽性。

那可能是測試錯誤。

但是,悉尼大學生物倫理學講師迭戈·席爾瓦(Diego Silva)表示,我們仍然不完全了解這種病毒及其對病毒的反應。

他說:“如果您不知道人們是否會第二次感染,或者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再次感染,允許病毒在您的國家/地區傳播,那是一種風險。”

某些人接受群體免疫後還是會死

荷蘭總理在討論群體免疫時說,弱勢人群需要受到保護。

席爾瓦博士(Dr Silva)警告說:“這首先要假設您實際上可以保護那些高危人群,但我不清楚您是否可以做到這一點。”

图片
圖片:公共衛生專家說,讓病毒感染健康強壯的人,會使年長的弱勢人群面臨巨大風險。

科學家指出,如果允許傳播COVID-19,那麼照顧弱勢群體的年輕人將會更少。

席爾瓦博士說:“有意讓病毒傳播需要接受人們會在短期內死亡,其中的部分原因是由於醫院和衛生系統不堪重負。”



英國倫敦瑪麗皇后大學的病毒學家,約翰·牛津教授說,讓這種病毒傳播也使政府陷入了不道德的環境。
他說:“作為一名病毒學家,我對此完全感到不安。我不喜歡它,我說它帶有一些優生學,由此我感到恐懼。”
“我對此感到不知所措,當您沉迷於讓病毒像這樣散佈在整個社區中時,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實驗。人們將會死亡。他們的親戚會怎麼說?

“整個事情有點鬧劇,而且是危險的鬧劇。”

在研究人員警告稱將有25萬人死亡之後,英國放棄了對冠狀病毒的更為寬鬆的治療方法。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在10號簡報中告訴總理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嘗試通過允許病毒傳播來實現群體免疫是不安全的。

那麼,群體免疫應該成為我們冠狀病毒策略的一部分嗎?

大多數科學家同意,各國應該嘗試多種方法來遏制冠狀病毒,包括遠離社會,控制邊境和購買疫苗。

图片
圖片:英國已關閉群眾集會,此前研究人員警告說,繼續聚會可能會殺死25萬人。

席爾瓦博士說:“對於任何傳染病,特別是呼吸系統疾病如冠狀病毒,首要的公共衛生目標是群體免疫。”

但是席爾瓦博士說,一種可能在18個月後面世的疫苗是最好,最安全的方法之一。
“使用疫苗,沒有犧牲一部分人的元素。”
悉尼大學生命倫理學教授安格斯·道森(Angus Dawson)表示,關於人群免疫力的爭論使人們感到困惑,政府應該將注意力集中在“協調行動”上。

他說:“我們應該引入比目前為止更為嚴格的社會疏遠。”

“這種流行病是嚴重的健康威脅。現在,最脆弱的人群應該得到最優先的保護,而不是將來的理論收益。”

約翰·牛津教授說,英國對冠狀病毒爆發反應遲鈍,應該已是向其他國家發出了一個警告。

他說,現在需要戰時努力避免英國發生健康災難。

“這就像偉大的COVID-19戰爭。您的孫子會跟着說,'您在偉大的COVID戰爭中做了些什麼? 然後您說,“我做到了社會疏遠,減少了假期,”您就是做出了貢獻。”他說。

“如果有五千萬人做出這樣的貢獻,我認為我們可以消除這種病毒。”


Source: ABC



回复

回到 “新冠疫情”